三河市 平乐县 霍城县 高邮市 南靖县 海伦市 安达市 瑞金市 北安市 石嘴山市 达尔 南华县 成武县 丰原市 贵溪市 江安县
注册
FUN来了
热门文章 换一换

盛松成:要跟世界讲清楚 美中贸易逆差这笔账美国算错了

标签:明嘉靖 全民斗地主主题曲


来源:凤凰国际iMarkets

盛松成认为1. 中美贸易摩擦后汇率出现突然的升值包含有市场超调的因素,新广场协议担忧毫无必要,但要预防中美从贸易摩擦演变成货币摩擦,

提要:盛松成认为1. 中美贸易摩擦后汇率出现突然的升值包含有市场超调的因素,新广场协议担忧毫无必要,但要预防中美从贸易摩擦演变成货币摩擦,2.按照美方统计数据,最近十年中国对美国货物贸易顺差只增长了40%左右, 但是服务贸易逆差增加了7倍多,目前中国人平均每天通过服务贸易为美国创收了大约一亿美元。3.现在我国央行面临两难的选择 4. 我们的商业保险一定会有大发展,将成为金融业的重要支柱。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盛松成

凤凰网财经讯(孔维卓)4月10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期间,中国人民银行参事,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盛松成在接受凤凰网财经独家专访时表示:中美贸易摩擦后汇率出现突然的升值是市场的过度反应,所谓的“新广场协议”的担忧没有必要。但盛松成强调称:要防范中美从贸易上的摩擦演变成货币摩擦。

在专访中,前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在回答凤凰网关于中美贸易顺差的问题时为我们算了一笔账,盛松成认为:最近十年中国对美国货物贸易顺差只增长了40%左右,而服务贸易逆差增加了7倍多,但是美国指摘中国时,仅仅算了中国对美国货物贸易顺差并没有把服务贸易逆差算进去,这笔账算错了。而且据我国商务部测算,目前中国人平均每天通过服务贸易为美国创收了大约一亿美元。

在回答有关美联储加息对中国货币政策的影响时,盛松成说:美国加息我们不会跟,中国的政策利率比美国都高,而且我们的利率没必要再上升了,再上升会影响人民币汇率。

他认为:现在我国央行面临两难的选择“如果我们加息,贷款利率上升对企业不利;如果你不对称加息,就是存款利率上升,贷款利率不上升,那么银行的利润越来越小,银行日子不好过。“

以下为详细的专访视频:

 

盛松成:新广场协议担忧毫无必要  但要防范中美从贸易摩擦演变成货币摩擦

“这两件事,某种程度上说,正好是巧合。”当被问及中美贸易摩擦之后人民币突然的升值时,盛松成肯定地说。

“汇率最近几个月我们确实是升值了,而且升得很快,甚至于升到六点二几,六点三都不到,我觉得主要的是市场行为,不是我国央行的引导。中国的经济从2016年的8月份开始逐渐的好转,汇率应该是升值的,不应该是大幅度贬值的,但当时是贬值的,是市场的羊群效应和超调行为。最近的人民币大幅升值也包含有市场超调的因素。“

盛松成强调说:我们既不应该引导汇率贬值,也不应放任汇率大幅升值。汇率贬值会带来很多问题,得不偿失。一是资本外流压力增大,还有损大国形象,更加容易使贸易摩擦升级。二是净出口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已十分有限,没有必要通过贬值促进出口来拉动经济。

第一,在我们的GDP当中,我们的进出口占的比重已经不到1%了,我们没有必要通过这个方法来促进GDP的增长。第二,如果我们以人民币贬值来促进出口,最后的结果是很难达到我们现在的目标:从数量型的增长方式向高质量转变。

“我觉得,汇率现在应该是以稳定为主。现在美国人在和我们的贸易摩擦当中,并没有谈到汇率问题,这和当年的日本不同,日本他首先是谈汇率问题,然后同时日本国内的房地产崩溃,我们正好相反,我们现在房地产比较稳定,美国人他主要是实体经济在跟我们谈判,目前我们要更加防止从贸易摩擦演变为汇率摩擦。这两个因素叠加,那就更复杂。”

盛松成:美国的贸易账算错了  美国只算了货物贸易但没有算服务贸易

 

“中国对美国长期以来保持着贸易顺差的状态,当然,经常账户分为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在服务贸易里头,中国对美国是长期逆差的状态,您如何看待这种逆差的状态,中国是否需要考虑减少这种逆差?”凤凰网财经问道。

“我觉得你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因为从经常项目来看,它分为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我们长期以来对美国顺差的是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我们是长期的逆差。在我们的贸易摩擦当中,美国人都谈的是货物的贸易顺差,实际上就是以第二产业为主的货物贸易顺差,但实际上还有一块就是服务贸易。”盛松成说。

正确的方法应该是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共同考虑,这才是你真正的顺差或者逆差,不能因为货物贸易你逆差了,你就叫了,而服务贸易你顺差了,你就不说了,这肯定有问题。”

“尤其是最近十年,中国对外服务贸易逆差大幅增加。从我们对全球的贸易看,2007年到2017年,我们的货物贸易只增长了1千多亿,也就是说2007年的时候,我们的货物贸易顺差是3千多亿,2017年4千多亿,但是我们的服务贸易是怎么回事呢? 2007年的时候,我们的服务贸易的逆差只有两位数, 36亿美元,只是现在我们服务贸易逆差的一个零头,但是,到了十年以后,到2017年,我们的服务贸易逆差高达2600多亿。”

盛松成:美国大幅高估了美中贸易逆差  这个应该跟全世界讲清楚

盛松成强调说:十年,从36亿增加到2600亿,我国总的服务贸易的逆差增加了大概是75倍,货物贸易从3千多亿顺差增加到4千多亿,你去想想才增加了多少。而美国是我国服务贸易逆差的最大来源国。就中美贸易而言,最近十年中国对美国货物贸易顺差只增长了40%左右,而服务贸易逆差增加了7倍多。实际上,2017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3372亿美元,而不是像有些人说的高达4000亿、甚至5000亿美元。因为美国对中国的货物贸易逆差为3757亿美元,而服务贸易顺差为385亿美元。根据美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如果不考虑服务贸易,中美贸易逆差被高估了12%以上,而根据我们国家商务部的数据,则高估了28%,这些数据应该给全世界都讲清楚的。

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服务贸易当中,实际上隐含了货物贸易,我们的服务贸易主要的是旅行项目,加上教育,大概占了我们85%,而我们旅行到美国还要购买高档消费品,如果不购买意味着我们要进口,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就会减少。服务贸易当中隐含了我们的货物贸易。这一点也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

“根据我国商务部测算,中国游客在美人均花费高达1.3万美金,可以说我们现在平均每天通过我们的服务贸易每天为美国创造了,我算了一下,大致九千七百万,接近一亿美元。”盛松成说。

第三,美国人经常说制造业要回归。但他没想到,我们的服务贸易逆差为美国人创造很多就业岗位。无论是旅行、教育还是医疗服务,都促进了美国劳动力市场的繁荣。服务业本身是劳动密集型行业,所创造的就业岗位远超制造业创造的就业岗位。

”总书记今天说了一句特别令人鼓舞的话,大家掌声雷动。就是说努力让开放成果及早惠及中国企业和人民,及早惠及世界各国企业和人民,尽快落地,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我觉得我们的服务业要改革开放,对内我们也要改革,服务业需要牌照,往往需要牌照管理,我们在制度上要作好安排。这么一来促进了服务业的发展又符合了人民的美好生活的需要,还能够减少服务贸易利差,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我们的货物贸易顺差的减少。”盛松成说。

为什么今年不设M2增长目标?

从政府工作报告上来看,广义货币供应M2每年应该都有指标。但今年却没有具体提到目标,盛松成认为这确实是一个比较大的变化,他的解释是这样的。

“我觉得我们可以从两个层面进行理解。第一,我们国家很希望从数量调控向价格调控转变,第二,主流的观点觉得广义货币供应M2和经济的相关度好像比以前差了,但其实我们的广义货币供应应该说从去年开始和经济的相关度是在逐渐提高的。

M2与实体经济相关度提高了

货币增量下降以后是不是说明我们货币供应量对经济相关度减少了呢?恰恰相反。去年M2增速下滑,银行对其他金融部门债权增速下降是导致M2增速回落的最主要的原因,导致总的货币增量下降比较多。但实体经济的M2并没有减少。以前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转来转去,相当一部分资金没有进入实体经济,怎么能说和经济的相关度高?现在金融内部的空转少了,M2与经济的相关性反而会提高。

 

盛松成:美国加息我们不会跟 我们的利率已经很高可以说基本到顶了

美联储超预期的利率正常化进程,曾在前些日子一再扰动全球化市场,在持续推进利率市场化的现在,中国央行会因平稳汇率波动的考虑而引导中国的市场利率的提高吗?关于这个问题,盛司长的回答是否定的。

盛松成对凤凰网财经表示:我觉得美国加息我们不会跟,中国的政策利率比美国都高,而且我们的利率没必要再上升了,再上升会影响人民币汇率。

“我好几个月前就说了,我不大主张调整存贷款基准利率,不如推进利率的市场化,扩大利率的浮动空间,让市场自主定价,让银行自主决定浮动幅度,风险大了利率当然要高,风险低的当然要低,让市场来配置资源。“

盛松成:现在我国央行面临两难的选择

“如果我们加息,贷款利率上升对企业不利;如果你不对称加息,就是存款利率上升,贷款利率不上升,那么银行的利润越来越小,银行日子不好过。“盛松成说。

“我基本的观点是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让市场来配置资源,这样就好了。“

盛松成谈资管新规:这个是金融改革的方向 要害在于打破刚性兑付

盛松成对凤凰网财经表示:资管新规会对以后整个银行证券保险包括对中国的金融的运行都会有非常大的影响,比如说,不能搞刚性兑付、规范资金池、实行净值化管理、降低期限错配等。

“要害是打破刚性兑付,我们的理财有30万亿的规模,这部分的理财产品虽然说好不刚兑的,但实际上是刚性兑付的。现在打破这种刚性兑付后呢,既然都有风险,人们就有选择的余地了,我可以去买基金之类的。“盛松成说。

盛松成预测说:这么一来以后,老百姓就会投到债券、投到股票,还可以投到保险。保险更加符合资管新规的标准,即所谓破除刚性兑付,不能资金错配,不能搞资金池等等。保险本来就是短期资金变长期,这对于我们未来的保险发展是非常有利的。

 

盛松成:我们的商业保险一定会有大发展,成为金融业重要支柱

盛松成强调说:我觉得中国的保险是会大发展的,美国保险业增加值占到整个金融的37%、38%,我们只占了7%都不到。美国保险资金配置中投向债券和投票的部分加起来大概有80%左右,其他的还有房地产等等制,我们这方面的配置还比较缺少,但是我们会逐渐的发展起来。

“我们的商业保险将来一定会大发展的,成为我们金融的一个重要的支柱。”盛松成说。

[责任编辑:孔维卓 PF076]

责任编辑:孔维卓 PF076

推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盛松成:我们的商业保险一定会有大发展 成为金融业重要支柱 http://p0.ifengimg.com.jiucreditcards.cn/source2/pmop/storage_img/2018/04/13/pmop-174035928_size2_w1920_h1080.jpg

预期年化利率

最高13%

凤凰金融-安全理财

凤凰点评:
凤凰集团旗下公司,轻松理财。

近一年

13.92%

混合型-华安逆向策略

凤凰点评:
业绩长期领先,投资尖端行业。

为您推荐

没有更多了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